imToken官网钱包

以其安全好用的数字钱包服务app,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数字货币管理平台,imtoken官网app功能强大、快捷方便,支持超过3万多种通用数字货币,目前imtoken用户单日稳步增长超过10万+。早日下载,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imtoken私钥被盗》西北经济的高光时刻:GDP增速跃升至全国第一方阵

【imtoken官方网站英文版】

“今年西北地区经济高增长较快的原因一是本身总量较小,二是西北地区经济结构以能源产业为主,在俄乌冲突之后,能源价格上涨给西北地区创造了一个好的机会。”

今年前三季度,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宁夏和内蒙古这几个省份GDP分别增长了4.8%、4.1%、2.6%、3.9%、4.9%和5%,除了青海,增速都位居全国前十位,西北地区经济增速整体性的跃升至全国第一方阵。

能源工业强劲带动

西北地区包括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宁夏和内蒙古西部。西北板块地处胡焕庸线以西,具有西部和北方的双重特征,发展一直滞后全国水平,但是今年以来,虽然都遭受过严重的疫情冲击,甚至至今仍在持续,西北地区经济表现却整体性的位居全国前列。

今年前三季度,全国GDP增长了3%,西北地区除了青海,其他省份都高于全国平均增速,而且内蒙古、宁夏、陕西、甘肃和新疆的GDP增速位居全国前十位,分别排名第3、第4、第5、第7和第9位。

《《imtoken私钥被盗》西北经济的高光时刻:GDP增速跃升至全国第一方阵》

南京大学教授、西北大学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任保平向第一财经表示,今年西北地区经济高增长较快的原因一是本身总量较小,二是西北地区经济结构以能源产业为主,在俄乌冲突之后,能源价格上涨给西北地区创造了一个好的机会。

西北省份都是能源大省,在2021年全国原煤产量排名中,内蒙古、陕西、新疆位居全国第2-4位,宁夏排名第9;在石油方面,陕西、新疆和甘肃分别位居第3、第4和第8位;在天然气方面,陕西、新疆、青海、内蒙古分别位居第1、第3、第7和第10位。

今年以来,价格和需求大涨使得能源工业产值和效益大幅上涨。以陕西为例,能源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0%,非能源工业增加值增长7.1%。能源工业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13.2%,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长3.7%,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增长3.0%。

虽然甘肃的煤炭产量全国排名并不靠前,2021年排名全国第13位,但是今年增长很快,前三季度,甘肃原煤产量4027.6万吨,接近去年其全年产量,增长了30.3%。前三季度,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9.1%。

能源工业的高增长也带动相关投资的增长,西北省份固定资产投资一扫过去几年的低迷甚至负增长的状态。比如,1-9月份,宁夏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4%,增速比1-8月份加快0.3个百分点。其中,采矿业投资增长27.6%,制造业投资增长34.5%。

工业和投资这些指标的高增长,有力拉动了经济增长,因此,西北地区几个省份的GDP增速位居全国前列,尤其在这些省份中,一些资源型城市经济增速遥遥领先全国其他城市。

比如,前三季度,陕西榆林市GDP为4609.44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6%,增速位居全省第一,较全国高出4.6个百分点,其增速在全国城市中也排名前列,同时,榆林GDP今年超过洛阳,成为中西部非省会城市经济总量第一的城市。

谨防周期再现

因为今年以来整体性的较高增长,西北地区在全国几大区域板块中表现最为亮眼。不过,任保平表示,如果长期依赖能源行业,忽视新兴产业的发展,在能源行业景气周期过后,区域经济可能又会陷入增长下滑。

在过去10多年,西北地区已经经历过从繁荣到增长乏力的“过山车”。在宏观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西北地区经济高增长,经济总量大幅提升,能源带来富饶;但是经济增速逐渐下滑后,能源工业又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西北地区面临转型的阵痛。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计算,西北五省区(imToken钱包app) GDP 总量与全国 GDP 总量之比呈倒V字形:2009~2014年,西北地区占全国经济总量的比重分别是5.2%、5.5%、5.7%、5.9%、6.02%和6.06%,呈上升趋势,但此后几年却呈现逐渐下滑趋势,2015年 ~2021年占比分别为 5.8%、5.7%、5.6%、5.7%、5.53%、5.49%和5.59%。

实际上,在前几年,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煤炭等能源产品以及原材料产品价格波动,依赖能源工业的省份经济增速出现下滑,无论是投资还是工业等指标均不尽人意,在全国几大区域板块中,西北地区整体性的排名靠后。

在此轮能源价格上涨之前,这一趋势依然延续。以陕西和内蒙古为例,2020年分别增长了2.1%和0.2%,当年全国平均增速为2.3%;2021年增长了6.5%和6.3%,当年全国平均增速为8.1%,两省份在这两年的增速排名均位居全国后列。

任保平表示,因此,长期来看,西北地区要形成以制造业为核心的产业结构,推动新兴产业发展,摆脱单纯资源开发的模式。前几年,西南地区省份普遍快于西北地区,就是因为西南地区在培育新兴产业成长,发展实体经济。

2018年8月30日,在国新办举办的西部大开发进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肖渭明就谈到过这个问题,他表示,西北地区的经济增速要普遍低于西南地区,就是因为西北地区工业比重大,能源原材料占比太大。资源依赖性强的地区经济增长普遍比产业转移早的地区要乏力。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煤炭行业和能源大省会有几年的好日子,行情不会从高点迅速下滑。但是,也要提醒这些省份,需要加快产业转型。“趁现在煤炭形势好,有钱的时候加快转型,因为产业转型是需要钱的,不要到了没钱的时候再想到转型。”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